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龙8娱乐_龙8娱乐官网_龙8娱乐平台|【官方直营平台】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师生文苑>推荐阅读 > 正文

远山有歌

作者:张志怀 来源:环县一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15日 点击数:3,713 字号:【

  1.  谁将为我举起一轮新的太阳?深邃的长天,广袤的大地,我看到花朵和鸟儿拥有足够的自由选择生活,无数先民们抬起头来,仰视夜空——据说,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地上就有多少颗心灵。我与时间的对话从此开始——我无我,诸法空相。中世纪之后不再有神迹,尼采之后只剩下人类自己。英雄在哪里?在传奇和史诗中,还是在人们的想象里?骑士深入银幕和视屏,超人佩带着月亮飞行。然而,哲学家的文字并不能使所有的人信服,他们往往只能说服自己。在一个哲学遥不可及的地方,也有人吃饭,说话,走路和劳动,他们有着伟人一样的言谈举止,一样的手势和表情,一样的跷二郎腿,一样的拍桌子发脾气,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盘古和女娲的后裔,面对一系列荒诞的存在,荒诞的原野、河流和村镇,他们在一处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生存并且繁衍,他们既是定居者,也是流浪者。穿过心灵的秘史、古朴的艺术和承传的姓氏,他们成为我的平凡世界的奇迹和源头!
 
  2.  我来自一个偏僻的地方,既不是艾略特现实的荒原,也不是弗洛伊德梦幻的国度。尖尖的月牙给长山梁犁出波浪型的垄沟,暖暖的春光把大崾岘里沉睡的麦苗唤醒,启明星高悬,黄土地的子民用一滴汗水交换一片绿荫,再用一片绿荫交换一处风景。倾斜的塬边上,母亲对我讲述一个美丽而善良的故事,几只布谷鸟同时动情地看着我,母亲仍然那样安详,相信磨难并经历磨难。山丹花的氛围在这一刻是如此的真实,劳作和爱在这一刻也是如此的神圣。顺着那条解冻的溪水,懒汉、二流子们打发走浪荡的日子,开始重新做人;我闭上眼睛,让羊群和沉思为世界带来应有的启示:粗豪强悍的族人,祖祖辈辈,一代一代地在生长老麦的山塬上奔走—— 从山民们赖以生存的黄土到树根总能找到的故乡,粮食和我相互亲近,糜谷在向阳的山弯里拔节、抽穗、扬花、结实,牧羊女坚持的记性纯朴而浪漫。可我还会像父亲那样精心耕种、锄草、收获么?交出一个辛劳的午后,我的那一帮休闲的兄弟便懒散地躺在地头,聆听过路的风清点苦杏树上那些皱巴巴的叶子。
 
  3.  鹰希罕得只偶尔才飞翔在内心的天空,火红的骏马因耐不住寂寞反而身价倍增。自己否定自己曾有过的幻想,还记得吗?一曲民歌由远而近—— “从春到冬,咱们的太阳一路鲜红,喊山的信天游,煽情的唢呐声,好大的西北风哟——硬汉子有种,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愿生根的那也得生根!”这歌声似乎一直在我的耳畔回响,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加缪那样的“局外人”。那些零落的村庄,稀疏的杨树林,留恋或混沌中的麻雀、燕子和鸦群,山野里急匆匆的蚂蚁、甲壳虫、山鸡、兔子们都在我迟滞的眼神里趋于更深层次的生动、壮烈和永久。几只蜜蜂沿更远的油菜花地飞去又飞回,阳光下爱情没有秘密,梦中的姑娘正领着她的大花狗,开始了一次果敢而超常的行动——天使降临,喜鹊很大方地落在门前那棵梧桐树的枝条上。这是又一个春天,复苏的蝴蝶煞是好看,我和自家的老黄牛沉默了许多年。现在,从清醇的小米酒里期盼有谁为我唤回一地黄花的名字?
 
  4.  怎样的寻觅与开拓?时间之河在回忆中流淌,应和着崖畔的回声,还有雄鸡的啼鸣,驴子的嚎叫。所有的人都敞开胸怀上路,把瞭望提升到最高点——粮食的开阔地上,神祗的庇佑和鸟瞰是一种更辽阔的驾驭,摘不走的日月悬挂无与伦比的族徽。陌生人的问讯本身就是悠远,山的根系扎实而沉静。“南流的水,北去的云,白羊肚子毛巾红腰带,打起腰鼓舞起龙,天连地接的老黄风,兄弟们啊,快把咱的手拉紧 ……”思念中的雨水终于翻过了山峁,实现人的祈求和神的承诺,饥饿又饱含生殖欲望的乡土啊!在烂漫的春天治疗自己的冻疮,阳坡上的歌谣瞬间传遍了四月:马茹子开花,亮丽了谁的目光?四弦琴隔沟递来的音符羞红了谁的脸庞?牧童走过的路上,秦艽和茵陈蒿的影子一天天壮大,棱角分明的小伙子兢兢业业,却也风风火火。在贫瘠坚实的沟沿上吆喝——香火与神戏,土坯与陶埙,泥灶与火炕,定格于无数独具慧眼的窑洞。岁月啊,也许就是从这些深情的眸子中走出的真实的剪影……
 
  5.  在我的叙述中,细节真实,人物典型,其中也一定有男人、女人和事物。我的命星悄然划过漆黑的夜空—— 聚首或离散,挖掘和创造,都代表某种抉择。既然世事变得如此新鲜而奇妙,那么就有必要去发现、去经历、去感受。一个孩童刚刚降生,他被神话养育,又被智慧诱惑,以好奇与惊异的目光审视这片早熟的土地,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根和颜色:识记方块字,吃粗茶淡饭,接受历史和未来的考验,与自家差不多一般高的姑娘携手同行,太阳、月亮照耀着他们,他们俩也完全与常人一样,有着各自的性格和各自的喜怒哀乐。他们之间由此产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他们在人类的成长历程中有着既定的文化意义和原型意义,对生存环境的开拓与占有,对生命际遇的感悟与思索,赢得爱情,接受爱情,善待除自己之外的一切他人,寻求并创设与最高本体合一的理想生活。心灵的河床渐渐升高,热烈而不倦的血液一路澎湃——生存被抒发得这么动情、执著和令人神往。这是至纯至美至善至真的崇高境界,也是永远的、不易解开的谜。
 
  6.  根据荣格的理论,集体潜意识是一种种族记忆,是一部密码写就、无法破译的种族心理经验史。慈爱的祖母带来美丽的春天,一连串灯火在寒夜深处欣喜,她说,“每一个早起的人都转达着幸福。”是啊,猪草花和小燕雀在阳光下随随便便,种子也忙着寻找根须和影子。什么是大悲苦?什么是大欢乐?向日葵和猩猩草一齐站上坡头,无名的磁性和力量为何如此强大?怀念圆月和往事,青菜和豆腐,看龙卷风、沙尘暴在无边的荒原上游走,孩子们爬上麦秸垛眺望着山外,带着迷茫和惋惜——哥哥就要出去打工,姐姐就要出嫁,我忧伤的面孔,疲惫的神情,默默地独自承载着黄土地上的空间和秩序。太阳神依照自然法则运行着,恩泽无边、坚强果敢、永不疲劳的父亲和母亲保护着我的宇宙,真正的安慰是那永不休止的薪火相传,温饱轮回。我的旗帜升起来了,我的战鼓响起来了,我至高无上,我威风八面,我破解了斯芬克斯之谜,我终于为自己上演了一场空前绝后的道情神戏。
 
  7.  大片大片的麦子和积雨云向我蜂拥,雷电之火、江河之水向我喷发,野风吹动遍地的化石,探险者走进林涛的旋涡,走进饥饿和哭泣——怎样改变一场虚构的梦?四面八方的山峦开始向中间地带合拢,无数壁画和雕塑腾空而起,成为部落的图腾和标志,后世的子孙追赶着野兽从这里进入文明。给女巫戴上野雉的翎毛和彩色的假面,众多觉醒的声音汇合在一起,在神祗的扶持下荒凉地歌唱,抑或在妖魔的压迫下变得顽强,他们是谁?他们的青春和耐力竟然如此地旷日持久?一个死气沉沉的世界终于变得生机勃勃,把史书一页一页地翻过去——抟泥、纹身、结绳记事,一路摸索前进,直到象形文字走出洞穴,蕴涵着丰收和希望,使我们的视野喧闹起来,丰富起来,开阔起来——走在自家的狂草里,土地因为我的手势而肥沃,庄稼因为我的笔画而饱满、成熟。穿山龙更像男子汉,即使沉默在山旮旯里,也能为孤独而高的土塬忍受一切,承担一切。再说,天南星已经亮了,——无论多么遥远!
 
  8.  我知道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注定要把探索的目光投向远方,我像鲁滨逊一样在荒岛上寻找自由和故乡,像西西弗斯一样推着信念的石头朝着真理的峰顶进发。当然,即使我从不放弃,也永远不会到达。这就是不断追求又不断失败的人生,我的痛苦和欢乐都是巨大的,我只好原谅和宽恕自己的一切。我的脚下曾经是诗歌的悲壮之路,路面是坎坷的,石子是粗糙的,但我比诗人们爱得更深沉。我把耳朵贴近古老的黄土地,我听到了时代和祖国的脚步,鲜花盛开的大地上,如果你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就绝不会是跳蚤!我将把酒杯高高举起,为高原和健康干杯!辉煌的星星雨的下面,飞溅着、流淌着动植物的瀑布。水果和粮食都已上市,谷穗抓住了热风,少女们笑语喧哗,她们深藏起个性的东西,嘴里说着无关紧要的废话…… 理智告诉我们,摆脱多余的幸福和邪恶,为了更加美好的明天,我们还是继续上路吧——
 
  9.  遭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意识流,时间之河淡化了一切,尽管现实会变成记忆,生活会变成尘土,良心的灯盏依然光芒四射,地平线依然在前方闪烁,天还没有黑尽,马兰花和鸢尾草却从高原的阴影中认出了我,现在和将来都是值得的。为此我将捐献自己的心血和汗水,灵魂和家园,星宿们以及所有光明的向导—— 请告诉我,谁是陪伴我浪迹天涯而又不留脚印的人?谁是打破沉默让奇迹诞生的人?每一颗露珠都可能是神的内心独白,夏天夺路而出,秋天就是高原多毛的皮肤。昔日的龙骑兵拉长一段告别仪式,用烟,用火复活人类远古的梦想,但没有人能分散昆虫的注意力。回来吧,回来哟,遍地的红高粱!雨燕不会迷失在乌云里。在三十里铺和驿马关上的守望者当中,有我长歌不歇的朋友,他们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干旱和洪水。
 
  10.“我是最后一个人,我将坚持到底!我决不投降!”(尤涅斯库《犀牛》)荒诞派戏剧的这一经典台词喊出了全世界人的怀疑与绝望。生活的主题就是等待,一次漫长而不知结果的等待,永久的等待。而我们到底在等待什么?还要等待多久?没有人能够回答。今天我走在步行街上,悠闲地出入于不同招牌的连锁店,聊天室里有个美女在发呆,芙蓉还没有出水,燕子早已飞走。网吧里,情人的头像在迷惘地微笑,垃圾食物充斥着街市。股市和基金使人们既不忍坐失良机,又害怕被套牢。“马太效应”和“鸡肋情结”是一棵树上的两枚果实,让人眼馋,让人流连,也让人落泪。剩下的事情就是站在阳台上抽闷烟,坐在沙发里喝闷酒,要么就在深夜给朋友打骚扰电话。我们彼此依赖,又彼此折磨,彼此厌倦,又彼此讨好,大风吹过,我们似乎兜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圈子,现在又转回原地。几个男孩子逃学逃到了山脚下,而另一群少女正在放学回家。
 
  11.幽默是一个人的战争,我只好以笑声来掩盖自己的恐惧和悲凉。多年之后,我将以幸存者的身份重返地球,重新经历自己整个的一生。个人、家族、村落、社区等等,自然无法打破时空的有序性,生活在亲朋好友和熟悉的环境当中,场景和时间就不可能被随意地切换,更不可能被打乱重组。我只能从时间的一个岔路口走进去,再从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岔路口走出来,我只能看到无休止的日出日落,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出生和死亡。但我敬重并怀念那些多此一举的人:他们不厌其烦地为有病的亲人洗头洗脚,热情周到地为老人孩子洗衣做饭,他们为油盐酱醋柴而精打细算,他们甚至会为一盒火柴与别人计较,但他们也会为街坊邻里的事而熬通宵,慷慨地为过路人管吃管住,耐性地为迷途者指明方向,热心地为陌生人倒一杯水,递一支烟,…… 。他们长久地停留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有人中途上车,有人中途下车。如果没有其他的琐事,我要在下一站为她订好座位,并陪伴她走遍天涯。
 
  12.我一直关注羊群的消息,羊群是黄土地的现实缩影,也是陇东高原的生命写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相遇?牧羊女每向头羊投出一块土坷拉,就引发一次可能的回声。有了雨水,崖畔说绿就绿了。坚忍、大胆、冷峻的姑娘,面如桃花,心似宝石,把柳笛吹得情真意切——高山因此低头,河水因此让路。说真的,她在山坡上停留多久,我就在川道里守侯多久。我们面对面坐着,有时正襟危坐,有时目光交错,时间和语言在草甸的深处又一次失效。直到天色向晚,我才停止幻想。我不愿意怀疑这场梦的真实性。二十年后,我开始失眠,而此时的牧羊女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她已经不在乎年龄,不在乎美貌,不在乎爱情,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而我也会衰老,正走在回家的途中。还是在那棵酸枣树下,还是像当年那样我们无端地寻找彼此的破绽。
 
  13.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夜幕还没有降临,收割后的麦地是一种极致的美的幻灭,而麦子会从这种幻灭中得到升华。或许这就是美的虚幻与悲哀,魔幻现实主义的困境与尴尬。在高原的背景下,我怀着悔愧和感恩的双重心情来看望麦地,她是我心中唯一的一片集醒悟与叛逆于一体的生动的旷野,她是那样的神圣、纯洁与明亮,以致于从麦地走出的我将是一个全新的自我,沐浴着希望的曙光,我决心在孤独封闭的原始村落里超越现实,实现自我生存与发展的全部意义。带着对生命变数的安抚和对岁月流逝的咏叹,一泓泉水在山涧轻轻地流淌,风的语气也很平淡,但我的整个人生却是不停地奔波于风雨交加的旅途之中,奔波于后工业时代的每一个街区,每一家店铺,……。而当我返回村庄的时候,我只不过是电视剧情节之外的一名匆匆的过客,我已一无所有,甚至找不着家门。
 
  14.世界在孩子的手中——世出世间,十方圆明。哈雷彗星拖着沉思的尾巴经过夜空,我不曾怀疑,也不曾相信。我的头发里珍藏着黑夜和白天。我坐在一棵大树下歇息,目睹强大的太阳怎样把一只忧郁的鸟儿变成一个幸福的姑娘。我懂得生活吗?美好、和谐、值得信赖的人们阔步向前。我从高原上下来,满怀着希望、理想、真诚、坦率和信心,可我还是没有能力把自己彻底溶入步履匆匆的人群。语言和技术覆盖的大地上,我宿命般地看到了一条通往心灵深处的田园小径—— 佛的脸庞多么亲切,三生有幸的我不得不闭上眼睛感受一个时代的呼吸与心跳。草地和苹果园都不是幻觉,笛呐吹奏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走向自己的反面,蜘蛛们不需要电灯,盲人琴师也不需要光,我要学会热爱和微笑,也要学会放弃和退却,听到春天,不必迫不及待地去铲除残雪。就让静止的银河逼近我麻木的神经吧,众多的星星打开思念的门和窗户,我将献出或归还我所有的一切,然后,在童年的村路口,迎侯每一位从秋天回归的亲人……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