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龙8娱乐_龙8娱乐官网_龙8娱乐平台|【官方直营平台】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师生文苑>教师文苑 > 正文

“江山代有才人出”——记道情皮影艺术家耿廷堂及其耿家班

作者:张志怀 来源:甘肃环县一中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2日 点击数:225 字号:【

  环县城往北约5公里的十里寨庄头有一位道情不离口,皮影不离手的中年人,他就是耿家皮影戏班的新一代传人——耿廷堂,方圆左右的亲邻都亲切地管他叫“二戏子”(兄弟排行第二)。国家民间皮影艺术大师耿廷堂,男,汉族,1966年1月5日出生,初中文化程度,祖籍环县环城镇十五里沟村。他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因为祖父和父亲都是传统的道情皮影艺人,他从小生活在演唱道情、制作皮影的氛围和环境中,耳濡目染,不由分说,自然而然地就变成名副其实的灯影(过去称皮影为灯影)戏子了,而且还件件拿手,样样在行,吹拉弹唱,绘画雕刻都从祖父辈那里学得了真传。
 
  耿廷堂的祖父和父亲都是远近知名的皮影演艺大师。祖父耿浩贤(1903—1980),是一位把一生都献给道情皮影艺术事业的人。少时因家庭贫寒,无法度日,他十七岁就离家外出,拜环县道情皮影的奠基人解长春的嫡传弟子之一杜明华为师,一边学习演唱和器乐,一边学习古老的皮影制作技术。祖父上过几年私塾,能识文断句,记性、悟性都好,又有很好的音乐和演唱天赋。在师父的精心指导和个人的刻苦努力下,跟班半年就担纲前台演唱和挑线。祖父相貌英俊,声音条件也好,嗓音宏亮,吐字清晰,唱腔宛转悠扬,在当时是很受庙会和村社观众喜爱的。他一生演唱过的道情皮影戏多达一百多种,对其中一些还进行过精心的改编和再创作,包括解放后参与对陇剧的移植和大型陇剧《枫洛池》的创作和排演。他演唱的拿手好戏或代表作品主要有《蛟龙驹》《红灯记》(古本)《曲江打子》,《白狗卷》《竹林会》《白蛇传》等剧目。每当唱到《红灯记》和《曲江打子》的伤音唱板时,台下的观众往往涕泪交流,哭得前气接不上后气。1958年平凉剧团聘请耿廷堂的祖父和父亲去担任传统道情艺术编导,并为他们父子安排了正式工作。三年后,因环县老家闹饥荒,为照顾耿廷堂的堂叔父一家,祖父和父亲不得已返回故里,继续在本乡务农。
 
  耿廷堂的父亲耿怀玉(1935—2014),也是学道情皮影出身。在他只有四岁的时候,耿怀玉的母亲乔氏不幸病故。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跟随父亲的戏班子走村串户,过当时道情皮影艺人的艰难的流浪生活。戏班的戏唱到哪里,父亲就把他背到哪里。由于整天与唱皮影戏的打交道,灌耳音,耿怀玉八岁就能到前台挑线和敲鼓,领份子钱养活自己。到十三岁时,正式拜父亲耿浩贤的师兄王全德(杜明华的另一名亲传弟子)为师父。耿怀玉是左撇子,有很强的记忆力——无论是戏本,还是唱腔,只要他看一遍或听一遍,就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在学艺的过程中,他不断汲取其父耿浩贤的优秀唱法和师父王全德的挑线特技,小小年纪,就在前台既挑线又司鼓,成了戏班挑大梁的红角,得到环县境内观众和其他戏班的认可和好评。由于具有深厚的皮影艺术功底和良好的音乐节奏感,1958年,耿怀玉随父亲耿浩贤一同去平凉剧团担任传统道情艺术编导,并成为该团的一名正式演职员工,时年二十三岁。在1959年,耿廷堂的父亲耿怀玉作为司鼓,应邀参加为国庆十周年庆典而编排的大型陇剧《枫洛池》的汇报演出。1966—1967年,耿怀玉被正式接收到环县文工团排练并演出革命样板戏,后因“文化大革命”不断升级而被遣散回生产队继续当社员。1970—1976年,他担任环城镇十五里沟大队文艺宣传队队长,负责组建演职人员班底,积极排演文艺节目和革命样板戏。到1979年,改革开放给文艺战线带来了生机和活力,环县的道情皮影得以恢复演出,再度走进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这也给像耿怀玉那样的老艺人带来了新的希望和盼头,使他们又一次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活力。耿怀玉四处奔走,从陕西的三元、兴平一带高价搜购到一本皮影制作的线谱(尺寸图样),还亲自打磨了四五十把雕刻皮影的凿子和刀具,以及刮擦牛皮的“钥匙”(一种带柄的鉄刀),想方设法筹措资金,托本地王治明老艺人买了一副半拉戏箱,自家又做了好些添补,这样勉强凑成一副整套皮影戏箱。从此耿怀玉与耿廷堂父子二人及其耿家班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道情皮影演出生涯。其间,1987年秋天,为庆祝中国与意大利建交十五周年,意中友好协会布库公司邀请甘肃环县民间皮影艺术家前往意大利进行访问演出。县上选派由六人组成的“中国甘肃民间道情皮影艺术团”出访,耿怀玉是该团主要成员之一(司鼓)。访问演出历时五十一天,途径十三座城市,共上演二十四场地道的道情皮影戏剧,观众场场爆满。他们精湛的演艺受到外国友人的高度赞扬,被誉为“来自东方魔术般的艺术”。 1992年5月,耿怀玉赴省城兰州参加丝路艺术节演出。回县上后,又应邀参与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在环县实地拍摄的反映道情皮影艺人艺术生涯的电影《何班主和他的情人》的拍摄、演唱和配音等一系列工作,在这期间也与李万年等电影艺术家建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1994年他再次前往兰州参加第四届中国艺术节的演出和展览。这也是耿怀玉最后一次外出演出。2002年广州中山大学的几名博士生慕名前来耿廷堂的家中,向他父亲耿怀玉采访环县道情皮影的渊源和流传、发掘和整理的有关情况,并现场做了录音和录像,后来他们互相一直保持着经常的电话联系,直到老艺人心脏病突发逝世。
 
  以上耿家两代执着而又充满艰辛的艺术人生历程,深深地影响了他们的新一代传人耿廷堂,影响了他在道情皮影艺术修养方面的成长、发展和成熟。
 
  长江后浪推前浪。在祖父和父亲有意无意地引领和带动下,耿廷堂自幼就对家传的道情皮影艺术产生了极其深厚的感情。有道是“亲其师而信其道”,他说,因为祖父和父亲的熏陶,他从小就认准了道情皮影这条道。这倒不是为了成名成家,或出门在外能混口饭吃,而是出于发自内心的、与生俱来的爱好。再说,也是为了把这门家传的活路接下来,再传下去。否则,道情皮影真有可能像大多数古老的民间艺术一样给弄失传了。七八岁上小学的时候,耿廷堂经常学着用硬纸做的影人在教室的玻璃窗上给同学演唱皮影戏,扰乱自习秩序,还吸引了一批“追随者”和粉丝。为此,他也挨过老师的耳光。当然,一到学校搞文艺演出活动的时候,他又变成了老师的“宠臣”。因为他吹、拉、弹、唱、演,样样还都能来几下,尤其是笛子和二胡独奏,在全学区是稳拿第一的,能为学校和老师争光。到了十五岁,耿廷堂自愿放弃了学业,跟着父亲的耿家班翻山越岭,赶场演戏。跟班演出的第一个晚上,他就担任二胡手。第一次上场,竟然把别人不太容易把握的二胡拉得很顺溜,而且还有板有眼,一点也没出错。全戏班的人手,包括他父亲在内,都很吃惊。大家都说,从没见过一上手就能拉出门道的新人。对于没有经过排练和缺乏演出经验的他来说,要跟上全戏班的节奏和旋律——也真是难为他了。两个月后,父亲又给耿廷堂不断地增加角色,先是拉四弦琴,再是吹唢呐、笛呐,还有打鼓等。对于这些并不轻松的任务,他每一样都完成得很好,很令父亲和戏班内其他成员满意。当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电视还没有普及,乡下人也没有多少娱乐活动,道情皮影几乎成了庙会和村社人们期盼的盛事,不亚于过大年。每年正月皮影班主都要义务为本庄演一场神戏,以期来年风调雨顺,人寿年丰。二十三“燎干节”一过完,皮影戏班就开始了他们一年的演出活动。耿廷堂家的戏班也是如此。除了他们父子二人,该戏班较长期的成员还有范仲海,解志义,耿廷玺,彭长才,魏晓真等人。他们一行赶上毛驴,驮着戏箱,从家乡环城镇开始,常常经过虎洞、车道、毛井、卢湾、南湫、小南沟、洪德、秦团庄、罗山川、山城、耿湾、甜水、西川、木钵等环县多一半乡镇,甚至还到外省的固原、盐池等地演出。一路赶庙会,唱社戏,张家过关,王家还愿,李家祝寿,赵家祭祖,说不完的风餐露宿,道不尽的戴月披星。但六七个人一道闯荡,互相帮衬,过的也是乐中有苦,苦中有乐的集体生活。就这样,有时农忙也难得回家。就这样,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从1998年开始,耿廷堂与妻子梁润芳响应上级文化部门的号召,在农闲和不搞演出时,从事专业皮影的雕刻和制作工艺。在父亲耿怀玉的教导下,他们夫妻二人起鸡叫,睡半夜,从高价买牛皮、刮牛皮、熟牛皮,到精雕细刻、敷彩着色等各个环节,都一丝不苟,认真处理。真个是夫唱妇随,互帮互助,硬是把一系列高强度,也是高难度的技术活干得有声有色,红红火火。对照古老的传统皮影线谱,又参考从全国各地邮购的皮影刻制书籍,也不忘抽空与其他皮影制作人王勤政、高清旺等同事朋友们比学赶帮,互通有无,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这些年下来,他们夫妻给有些戏班做过摆背景用的《金殿》《帅帐》,唱神戏用的《神架》《莲台》等超大型皮影艺术作品;给环县龙影公司上交皮影精品上万件,有《唐僧取经》《桃园结义》《四大美女》《皇帝出巡》《马弁》《象车》;还有神仙鬼怪、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生旦净丑等各类人物造型,以及花草鸟兽、亭台楼阁等等。其中有的底样在各戏班已流失殆尽,无处可寻。遇到这种情形,父亲耿怀玉就凭着当年的记忆先在纸上描画出草图,再让耿廷堂翻印到牛皮上进行雕镂,想方设法给戏班或买主配齐备他们所需要的皮影形象。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家三代人的艰苦努力,耿廷堂及其戏班在全环县范围内赢得了广泛的声誉。1999年1月,耿廷堂的皮影作品被县文化馆作为环县道情皮影的代表性作品之一而向外界隆重推出;2003年7月,中央美术院的专家学者一行在环县考察道情皮影时,对他的事迹进行了专门采访;2005年7月,中央新华社记者在文化部门领导的陪同下,对他和妻子的皮影制作、染色等工序进行了现场观摩和实地采访。他本人多次获得政府和文化部门的表彰和奖励——他的皮影作品在历届中国环县道情皮影艺术节和中国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上都获得过大奖(金奖或银奖)。2006年5月,耿廷堂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授予“中国民间皮影艺术大师”荣誉称号,并颁发荣誉证书;其妻梁润芳也曾获得中国民俗文化产业博览会银奖和鼓励奖等。现在,耿廷堂一家依然在孜孜不倦地为环县道情皮影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而忙碌着。令耿廷堂感到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也有志于继承他的艰苦而又辉煌的道情皮影艺术事业。

2014-5-5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博评网